沙盘游戏治疗过程中的诠释
2012/4/6 10:51:33

沙盘游戏治疗师会尽量避免干扰个案具体化或凝聚的过程,此过程在眼前可被看见、可被双手感觉及改变。但治疗师提供必需的安全空间(temenos)给个案。Kalff以“自由且受保护的空间”(frccandprotected space)对此做最贴切的描述。含纳共移情(co—transfei℃ncc)的容器持续一致的存在,成为治疗中最重要的部分。在沙景中正向或负向的移情都可能出现。有时个案可能会特别标定某个人形对象是治疗师,此状况较常发生于早期的沙景中。当沙盘游戏历程不断往前进展,意识的部分也会相对随之减少,个案经常会说:“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或“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把这个放进去”等,此时是原型象征最可能出现的时候.侵入性的或过早的诠释可能会打断那只有部分意识的沙盘游戏。
几位在旧金山锡安山心理治疗中心(Mount。Zion Psychiat.ric(]entel.in San Fl"ancisco)的心理分析师曾进行过一项调查,研究弗洛伊德的早期理论一一心理分析师必须诠释被压抑的心理内容使这些内容得以意识化。但研究结果驳斥了这项理论。研究发现受压抑的内容在心理分析师还没有对它们做任何诠释之前通常就已浮现。然而锡安山团队发现,要卸除对受压抑内容的防卫必须靠治疗师通过他们所谓的“移情考验” 。当个案能安全地信任治疗师,感受到被含纳于安全的空间中时,被压抑的内容才会开始流泄。
KalfI.用“受保护的空间”一语所指的这种“治疗性的安全”,与(;oodheart所称的“安全容器” 或“安全的象征环境” (secllI℃d.symbolizing field)很相似另外,Kalff在沙盘游戏治疗中所称的“给予个案自由去做他想做的”,以的话来解释就是“尊重个案”,他视此安全的象征环境为治疗中可能发生的三种环境之一,治疗师与个案的无意识(uncon.SCiOUS)趋力即在此状态中共同合作。Goodheart认为,治疗师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提供以及维持此种安全的空间((~oodhem士.winnicot.t称这个场域为“过渡性游戏空间”(transitional play space:)及“幻想区”(area of m、~sion) .他说:“它的存在就像一个休息区,使内在和外在的真实得以分离,却又互相关联。”(Winnicott,197l,p.11)GOrdon称这个空间为“第三区”或“经验区”,她说:当不统整(deintegrates)从本我(self.)中刚刚开始浮现时很粗糙的……他们是原型式的(archetypal)。但是,如果他们能成为第三区的内容,得以被经验及实验……他们就能被“消化”而统整进入自我(ego)中。

(Cordon,1993,p.304)这第三区,幻想区或经验区,的确是沙盘游戏治疗过程发生的地区。此区域结合内在和外在的真实(reality),两者所占分量互有消长通常早期的沙盘较容易被外在的真实所指挥。当个案在历程中走得越来越深时,沙景会受到更多内在真实的影响。当个案表达“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之类的回应时,我们可判断其大部分的沙盘制作已被内在历程所接管。Gordon认为Wlnnl.cott第三区的理论为分析师的实务和经验提供丫理论基础。而我认为它也为沙盘游戏治疗提供了一个理论基础。近来许多治疗师理解到侵入这个空间所冒的风险。举例来说,就把沉默列为介入的主要形式。
然而,沙盘游戏治疗的历程中,虽然延后或避免详述及诠释,但治疗师仍有责任熟悉所使用对象的各种文化或原型面向,通过沙盘游戏治疗的过程进一步了解所引发的感觉和想法。了解同理虽不需一再被表示出来,却仍是沙盘游戏治疗非常重要的部分。就如同仁:onnell所说: “沉默扩展了滋养,扩大了容器的空间……在不语中自有其意义,有意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1 心理沙盘_沙盘游戏_心理沙盘培训_心理沙盘游戏治疗技术推广网 电脑版
Powered by iwms